Eric

在最后我掐住梦想,四周鲜血淋漓,红褐色染上大脑与心上的最洁白的房间
他用他真挚的眼睛看我,在最后一秒。
他有和我小时候一模一样的深色的眼睛。
他问我为什么要放弃他。
我说……
我留了他最后一口气,让我的良心将他一点点压垮。
然后拖入最黑暗的地窖,永无天日。

这和死了有区别吗。

我是最无情的君主,心软后悄悄躲在一旁看他挣扎,恢复。

但是他有一处致命伤,是我四周的人久而久之的无心之举。一点一点从内部腐烂。
治不了,时间太长,神经腐烂了
如果早一点的话,或许……
可惜他只会沉默。

他死的时候我跪在旁边。

他还是有和我一样的眼睛,只是我的看上去更加绝望。还有浓重粘稠的永远化不开的深深的悲伤。
他问我他还会复活吗
我说啊……
我说再见

再也不见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为什么要杀了他?

我也不知道,大概是再杀死他之前,我就已经是一只行尸走肉的原因吧。

















我不愿让他中了致命的伤之后痛苦的活着吧
毕竟他是属于我的,坚持了13年的梦想啊

评论

热度(2)